【吴严】一个放假无聊想的脑洞..

拉郎配的脑洞
占tag致歉
内容很狗血
时间在剧版沙海之后

    吴邪炸了汪家的运算部门却没有赶尽杀绝永除后患,汪家余党为报此仇雇佣杀手组织暗杀吴邪,而此时正卧底于某杀手组织的严良接到了此任务。
    翻开档案看到照片时他愣了一下,随后看过资料心中的疑虑更甚,无论是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还是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他都必须接手这项任务。严良一边暗地跟踪吴邪一边找各种借口向组织内部拖延时间,而汪家人生性多疑虽雇佣杀手却并不完全放心仍派人跟踪吴邪,。
    杀手组织接收任务的原则是根据任务目标类型派遣合适的人员,汪家人...

【关周】当一切结束之后(四)

"大关与周巡
"此文无脑无逻辑纯粹为了打发时间
"除了HE是肯定的其他什么都不确定

    晚秋的天有些凉了,天黑的也早。周巡听到关宏峰的话之后微微愣了一下,有些东西就是这样。在你以为它会来的时候,它连个影子都没有,在你接受了的时候它又来了,比如关宏峰的这句我们谈谈吧。
    周巡下意识的摸了一下口袋里的烟,关宏峰垂着眼睛看着他手上的动作,周巡的手随着他的视线僵了一下,又举起来挥了挥说那走吧。
    他们顺着警局左侧的人行道步行,关宏峰插在大衣口袋里的手出了不少汗。他想张嘴说些...

不写文的孩子决定更个图😂️

【关周】当一切结束之后(三)

"大关与周巡
"此文无脑无逻辑纯粹为了打发时间
"除了HE是肯定的其他什么都不确定

    周巡回过神来,放下手里的泡面,他揉了揉眉心向后看靠,让整个人都窝在椅子里。

    2.13案已经结束一个月了,他和关宏峰只在支队门口匆匆的见过一面。周巡大大咧咧的迎上去说:哟,关老师来了,那人没说话,手插在风衣口袋里冲他点了点头。简单的一个动作把周巡噎的哑口无言,只好飞快的上了车。后来他隔着车玻璃,看着关宏峰的背影,总觉得有什么东西憋在胸口里,挥散不去,一如横亘在他们之间的那些无形的东西,扔不掉也化不开。

 ...

【关周】当一切结束之后(二)

"大关与周巡
"此文无脑无逻辑纯粹为了打发时间
"除了HE是肯定的其他什么都不确定

    2.13案结束之后队里的人都发现周巡沉默了许多,他们都以为他是还没从案件的阴影里走出来,只有周巡自己知道,他是有一个无法解开的心结。

    两年前关宏峰和他说分手的时候,他没问原因,就像更久之前关宏峰说在一起的时候他也没问原因一样。无论原因是什么,他尊重对方的选择,话以出口,关宏峰从不是个草率的人,既然已经深思熟虑过又何必多做纠缠。

    那之后他还是跟在关宏峰后面跑来跑去,只不...

【麦雷】此心深处(一)

"夏洛特烦恼AU
"OOC预警!
"看文需谨慎
"本文无任何逻辑可言
"除了HE是确定的,其他什么都不确定

正文请点击这里!

垂死挣扎,不然发不出来。改了好几遍都不行只能走链接了。

【关周】当一切结束之后(一)

"大关与周巡
"此文无脑无逻辑纯粹为了打发时间
"除了HE是肯定的其他什么都不确定

    2.13案结束之后,津港仿佛恢复了平静。打开窗户,望着外面一副云淡风轻的景象,关宏峰却依旧皱着眉。

    随着案件的结束,很多事情恢复了正轨,关宏宇重新做起物流生意一家过上了平淡的生活。周舒桐成长了不少已经可以独立完成很多事情,也逐渐从他父亲被害的阴影里走出来。刘音依旧经营着那间酒吧,看着来来往往的客人。只有关宏峰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

    压在身上的担子终于可以卸下来了,轻松...

【麦雷】此心深处(二)

"夏洛特烦恼AU
"OOC预警!
"看文需谨慎
"本文无任何逻辑可言
"除了HE是确定的,其他什么都不确定

    Mycroft是被刺眼的阳光叫醒的,这让他恍惚之间想起十七年前的那个早晨。

    紧接着他就看到Greg那张带着笑容的脸,在他眼前挥手,只不过年轻了不少。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坐在大学时的教室里,阳光透过窗子打进来。

“Mycroft去吃饭啊”Greg见他醒了过来拽着他的手就要往外走,Mycroft警惕的挥开了。

“离我远一点”这是...

麦雷同人――此间年少(八)

    天空逐渐泛白,Mycroft赤着脚站在窗边,雨水拼命的拍打在玻璃上,顽强的化作一条条细线。
  地面冰凉的触感,通过脚底不断向上蔓延,心脏却不停的跳动,拍打着他脆弱的神经。
  一个清晨的时间,Mycroft把自己拉扯出来,试图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分析Lestrade带给他的慌乱和烦躁以及些许他不熟悉的情绪,Lestrade身上有着几乎所有他羡慕的特质,直白勇敢单纯善良,眼神里永远充满了对未来的好奇和希望,那种一无所知的纯粹那种无所顾忌的勇气,偶尔Mycroft也会想像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肆意的奔跑在街上,脱下这一身的盔甲,肆意妄为不顾后果的享受着年龄带来的优势,单...

麦雷同人―此间年少(七)

    Mycroft握着雨伞,一个人走在街上,每向前走一步心情就低落一分。浓重的夜色覆盖了整个伦敦,星星点点的路灯在雨水的冲刷下尝试着点亮夜色,地面的积水在行人的脚步中掀起涟漪,随后又被雨点打乱。街边的小店里亮起温暖的灯光,屋里的人们也沉醉在那温暖的气氛当中,一面玻璃将他们与清冷的街道隔离,仿若两个世界。
  打开家门的时候锁芯转动的声音在这沉寂的夜色里显得格外刺耳,屋门打开浓稠的黑暗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比外面更甚。啪的一声,Mycroft点亮了房间,橘黄色的灯光并没能让他觉得好受一些,原来温暖的不是灯光,Mycroft想,而是那些坐在餐桌对面的人。
  躺在床上的时...

1 / 3

© 西北风桥 | Powered by LOFTER